Stupefaction_9.jpg
FF_2.jpg
829A5654.jpg
FF_13.JPG
FF_5.jpg

「假如攝影是一場『觀景遊戲』,關乎攝影者對景觀的侵害和其在感知行為間的跳躍;現實在此或許不是穩定存有。攝影將是劃破景觀的一種危機。」

那年好熾熱,街道的雜物被燒得劈啪作響,槍膛的火光所觸及的恐懼無以名狀,成一直線。我不過是一個攝影者,卻老是在哭。我告訴你,想要捕捉一切,那是我的工作;你沉默。然而有那麼的一些瞬間你還是成就了我;當刻我是嗜血的猛獸,生產著以影像為名,所見的替代。高速替換的片刻容不下我提問;終於我給你所分解。終於,我無處容身。除了對受難者的愧疚,我在此處,再沒有存在的緣由。